我治过那女孩的激素依赖性皮炎

2016-06-03 1,026 views none

字号:T|T
赵桂荣中医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

在激素皮炎男女患病率比例中,女性占62%2145岁占总患病率的66%,这个数据中康复的人群中95%是我们治疗的。作为激素皮炎医疗团队的一员,我们治好过很多人,看着一个又一个激素皮炎患者的存档期的照片,康复后的照片,对比着,整理着,一个女孩的面貌进入我视线,并在脑海中翻腾着一系列的记忆。那是我治过的女孩,那是一个得了激素皮炎后从此渐渐封闭的女孩。

 

2012年末,人们在呼喊着世界末日的到来,我的医用咨询QQ4006069871闪动着消息提示,一句话,让我呆住,甚至有些惊慌:“我有激素皮炎,我希望末日是真的”“我想死”。之前见过这样的患者,通过电话也是感觉在开玩笑,可是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已经“冷却”的字,敲打着我的心。已经接触过很多激素皮炎患者的我马上冷静了下来,组织语言回答道:“我只希望,也只能做到让你的激素皮炎好,时间多长不确定,但是激素皮炎能好,这方面我有信心,你呢?”。等了很久,一直没有回答。我默默的把电话发出去,并告诉她,这是我的电话,能治好激素皮炎的电话。

 

过了几天,那个女孩的妈妈给我打电话了,问我是谁,怎么治好激素皮炎,多长时间?等等。我做了详细解答,在这里再做一遍详细的自我介绍,我是激素皮炎医疗团队皮肤专家的一员,治疗激素皮炎的方法是根据中药草本原液外敷内服排毒修复疗法,根本性排出皮肤内的激素等毒素,从而让肌肤恢复健康。多长时间要视激素皮炎患者的情况来看,之后那女孩的妈妈发了一张局部面部照片,已经结痂流水了。看到这样的情况,总是会心沉一下,再问女孩的基本情况,年龄,使用过什么产品,那些产品是含有激素,产生依赖的,仔细辨别以后,才能确诊。

 

那女孩确实是激素皮炎,随后经过探讨,开始对她进行治疗,可是她总是沉默的,低着头,好像在忍受痛苦,好像看空一切。排毒修复疗程开始以后,每一阶段的排毒都会有不同的症状,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多数的时候都是我再说,她只是拍着脸上的照片。面部状况渐渐转好的时候,那个不会说话的眼睛也开始表达。是欣喜的,我好像可以从皮肤上看出来。经过6个月的时间,那女孩彻底好了。我心也放下来了,随后她和我简单的说了一句谢谢,我告诉她应该多笑一笑。

 

那女孩的妈妈和我聊的倒是很多,说着一点一点变好的女儿,我能感受到那种愉悦。2016年初她用微信给发了一张穿着职业装的照片,笑的很美,却依然很高冷。我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要注意,她回了我一个神烦的表情,讲着冷笑话。我觉得我们像是朋友,像是亲人。今年再次看到她的照片,想起了这一段往事,我治过那女孩的激素皮炎,我和她一起有一段记忆,从那时的想赶快让激素皮炎成为过去,到现在想起还有温度的心里,爱,不言而喻。不久前又翻到了那女孩的案例,不由想说:我治过那女孩的激素依赖性皮炎

赵桂荣中医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

抱歉,评论被关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