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皓:凉血四物汤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60例

2012-02-15 2,089 views 暂无评论

字号:T|T
赵桂荣中医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

  激素依赖性皮炎:凉血四物汤治疗激素依耐性皮炎60例

  赵连皓 陕西省中医医院 (710003)  刘晓琳西核职工医院 (710021)

  摘要:目的:观察清热解毒、凉血活血类中药配伍治疗皮肤激素依耐性皮炎的临床疗效。方法:治疗组采用凉血四物汤(生地、黄芩、青蒿、丹皮、当归、甘草等)治疗,对照组用西药抗过敏的依吧斯汀片治疗。两组同时用外用硼酸等。结果:治疗组与对照组皮炎总有效率分别为96%、76%,两组总有效率比较差异有显著性(P〈0.05)。提示:本方具有清皮肤血毒热毒之功效。

  陕西省中医院皮肤性病科赵连皓

  主题词:激素依耐性皮炎∕中医药疗法 清热解毒剂∕治疗应用 凉血活血剂∕治疗应用

  临床资料 80例患者均为我院2000年3月~2007年11月门诊患者,随机分为凉血四物汤治疗组与对照组(依吧斯汀片)组。均有面部外用激素类制剂史(主要制剂有复方酮康唑软膏、复方地塞米松乳膏、氟轻松、氯倍他索软膏、哈西奈德溶液、曲安奈德益康唑乳膏、醋酸去炎松尿素软膏、丁酸氢化可的松乳膏等),5例从商店、美容院购买的美容品(含有复方甘草甜素萃取液)。治疗组60例,其中男15例,女45例;年龄20~45岁,平均32.5岁,病史6月~3年不等,对照组54例,男10例,女44例,平均35岁,病史6月~3年。两组患者临床资料统计学处理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诊断标准①有1个月以上外用激素史;②停用激素制剂后2~10d原有疾病或皮损复发或加重;③主观症状为瘙痒、灼热感、疼痛;④客观症状为炎性丘疹或脓疱、红斑、潮红、水肿,皮肤干燥、脱屑,毛孔粗大,色素沉着,毛细血管扩张,表皮萎缩。具备上述①和②且③和④各有1条者即可诊断。排除标准合并细菌或真菌感染的皮肤病;已知对治疗药物成分有不良反应者;入选前10天内曾外用皮质类固醇激素,或全身使用皮质类固醇激素及H1受体拮抗剂;有出血倾向者。

  治疗方法治疗组:凉血四物汤:生地20g,黄芩、丹皮、当归、栀子、陈皮、枳实、红花、川芎、甘草各10g。随症加减:颜面皮肤干燥、蜕皮者加何首乌15g;皮肤遇热潮红者加青蒿15g,紫草10g,白茅根20g;皮肤搔痒者加蝉蜕6g,白僵蚕10g,珍珠母20g;病程越年者加丹参15g,地龙10g.每日1剂,水煎300ml,早晚分服。皮肤红肿明显者给予3%硼酸溶液湿敷以及炉甘石洗剂外用,皮肤干燥脱屑者给予非甾体类抗炎药外用,如氟芬那酸丁酯软膏(布特)、肝素钠软膏(海普林)。

  对照组单用依吧斯汀片10mg口服,每日1次。皮肤红肿明显者也给予3%硼酸溶液湿敷以及炉甘石洗剂外用,皮肤干燥脱屑者给予非甾体类抗炎药外用,如氟芬那酸丁酯软膏(布特)、肝素钠软膏(海普林)用药至皮损消退2周后方可停药。对于使用激素超过3个月,反跳症状较严重的24例患者采用缓慢撤药,选择递减法,选用弱效激素代替强效激素逐渐撤药后用润肤剂替代,直至停药。

  两组疗程均为4周,后期部分患者最长延至16周。治疗前后各检查1次血尿粪常规、肝肾功能及常规12导心电图。中医组观察脉舌等变化并记录。

  疗效判定 治疗效果在用药2周及用药4周进行评价。客观指标评价内容:红斑、水肿、干燥、脱屑现象(依据增阶法,分无、轻度、中度、重度)。主观指标评价内容:不适感,瘙痒,灼热感,刺痛感和紧绷感,同样依照增阶法。疗效评定标准:皮损全部消退为治愈;皮损消退>70%为显效;皮损消退40%~70%为有效,皮损消退<40%为无效。

  治疗结果治疗组患者经治疗前后均有效,其中12例患者四周治愈,30例患者6~8周治愈,36例患者2~4个月治愈。戒断症状平均出现时间为4.2d(2~6d),1~3周后渐消退,程度均较以往减轻。且随治疗时间延长,主、客观症状严重程度逐渐递减。自觉症状消失时间:采用湿敷及炉甘石洗剂治疗的36例,平均22.6d(12~43d);外用布特治疗的20例患者,平均48.1d(12~80d);外用海普林22例患者,平均35.8d(7~65d)。皮损消退时间:外用湿敷及炉甘石洗剂的患者平均25.5d(17~85d);外用布特治疗的患者平均55d(26~112d);外用海普林治疗的患者平均46.3d(23~106d)。24例患者采用缓慢撤药平均治疗时间:40.3d(40~120d)。3例外用布特的患者,治疗后出现轻度刺激反应,停药后改用海普林治疗2d后,刺激反应消失。

  讨论激素依赖性皮炎是外用激素制剂不当或滥用所致的皮肤炎性反应。医生外用激素制剂欠规范,不能根据病情正确选择功效适当的激素,或应用激素时间过长或应用部位不当;有些美容院或医院自制的激素类制剂无成分说明或未标注其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客观上造成了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用激素。有一部分人原无基础性皮肤病,误用含激素的制剂进行美容、增白、嫩肤。有的患者甚至将其当作化妆品使用多年。本组10例患者从商店、美容院购买的美容品(含有复方甘草甜素萃取液),在女性患者中除了一部分有明确的外用激素类药物史外,其余患者虽然没有外用药物史,却有明确的外用化妆品史,特别是功效型化妆品外用史,均表现为停用或者使用一段时间后出现面部皮炎以及痤疮表现,使用一般药物治疗无效,且皮损不能自行消退。因此,推测在化妆品中添加激素是导致面部激素依赖皮炎的另一类重要原因,特别是功效型化妆品中含有激素的几率最大,这也是导致女性面部激素依赖性皮炎较男性发生率明显增高的原因。

  避免滥用和误用是预防面部激素依赖性皮炎的关键,西医由于激素依赖皮炎目前没有特效疗法,治疗原则主要是局部保护和安抚,更重要的皮肤的自我更新作用。由于表皮通过时间较长,加上激素引起表皮营养障碍和表皮屏障功能受损,导致本病恢复较慢,治疗多主张以口服或外用弱效激素替代原激素制剂,从高、中浓度向低浓度过渡并辅以对症治疗。

赵桂荣中医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NOTICE1:请申请gravatar头像,没有头像的评论可能不会被回复|头像相关帮助!

回到顶部